Sincer

不肯死心

【佐鸣】玻璃镜 26(完结)

我亲爱的偏执狂:

前篇: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 23 24 25


一个披着猎奇外壳的花式谈恋爱故事




26


是因为生来就如此冷酷无情,所以才感受不到爱为何物,这块碎片根本不用把自己囚禁进入虚拟世界来进行保护,它就算在现实世界里也是无坚不摧的。


不用担心什么时候就会变得透明,存在被抹掉,也不用担心被感情困扰,成为一个盲目的、甘心为别人付出的家伙。


佐助摸着自己的胸口,看着鸣人。他能够感受到自己心脏的跳动,他仍然是个活人,有体温、有心跳、有呼吸,有浑身流动的血液和敏锐感知着周围的神经系统,更有情感从心里产生。虽然情感并不能支撑着整个身体的运作,佐助曾经也认为自己能够舍弃这种无用的东西,但是现在,他真切地知道,自己不能没有情感。


这个道理还是鸣人教给他的,但是现在这个不完整的鸣人则站在他的面前,要求他交出他的情感。


“要怎么做呢?”佐助在自己心脏的位置划了个圈,“要用刀吗?”


“还真的愿意啊。”鸣人又笑了起来,看起来天真无邪,似乎不谙世事。这并不是漩涡鸣人会露出的表情,更让佐助确定了,这家伙并不是鸣人。


“如果可以让他活过来的话。”佐助看鸣人没有回答,朝着厨房的方向走过去,还没迈开一步,就被人拉住了衣角。


“为什么那么着急,我还没说要用那么暴力的方式。”鸣人的眼睛眨了眨,竟然有种妩媚而诱惑的感觉,他的眼角带着绯红的颜色,看起来有点委屈,又有点柔弱。


“你不是鸣人,你到底是谁?”佐助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人,他从未觉得如此陌生。就算是那些只代表着鸣人身上一个性格的碎片,也从来没带给过佐助如此冰冷的感觉。


“我是漩涡鸣人啊?”碎片歪着头,仍然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。


“不是。”佐助看着鸣人的眼睛,那里并没有他熟悉的任何东西。


“果然很敏锐,警察先生。”鸣人仍然在笑着,“不过我现在确实是漩涡鸣人。”


“所以你曾经是谁?”


“他朝着谁许下了愿望,我就曾经是谁。”“鸣人”低下头,似乎在思考着很重要的问题。“好像确实没有被赋予什么名字呢,毕竟我也只活在都市传说里,所以也不需要给我称呼了吧。”


“只要知道我是‘神’,就可以了。”鸣人眼角的红色愈发艳丽,那并不是人该拥有的颜色,“以身体来换取另外的一个愿望,很公平的等价交换吧?”


“在他许愿之前,都不来问问我的意愿吗?”佐助看着这个自称为“神”的家伙,他高高在上,不具备任何的情感,所以才会用这种看蝼蚁的眼神看着佐助。大概在他的眼里,向他许愿、或者是被许愿的人都是愚蠢的,都是被情感牵制着的傻瓜。他不需要情感,却乐得用人类的情感作为玩具,制定下了这样有趣的游戏规则,让很多人相信,然后走进他的圈套。


“需要吗?那时候佐助君可是站在死亡的边缘啊。”“神”摇了摇头,摸着佐助的侧脸,“可怜的鸣人君就找到了我。不过能够走到黏合身体的最后一步,见到我本人的,佐助君还真的是第一个。”


“我该怎么办?”佐助握着自己的胸口,他感觉那里闷到发烫。


“那佐助君现在一味地牺牲,问过鸣人君的意愿吗?如果他恢复了身体醒来,看到了碎了一地的佐助君,你觉得他会开心吗?”


“我会……碎掉吗。”佐助低下了头,他的身体也开始变得陌生起来,似乎不属于自己。


“不需要刀,也没有痛苦,只需要佐助君许下这个愿望,鸣人君就能重新活在这个世界上。”站在旁观者位置的“神”真的没有任何的情感,即使说出的话像是一把刀子,他仍然面带着残忍的微笑。


“我愿意为他这么做,请夺走我的情感吧。”佐助把手交了出去,只感觉有热流进入他的身体,然后他的世界开始分崩离析了。


原来那些碎片的末日都是这样的吗……


视野里所有的东西都开始模糊了,只感觉有人在叫他的名字。


“佐助!佐助!”这个声音、语调都太过熟悉了,手掌心过高的温度也是他最习惯的。他感觉有人在拍着他的脸颊,说着些什么东西,可惜他并不能听清楚。


所以……鸣人能活过来,真是太好了。


如果可以再留下一句话的话,他绝对不想让鸣人再收集他的碎片了,因为佐助自己的话,有太多脾气很差的碎片,估计会很不好收集的吧。


如果可以再说些什么的话……那么,那个,或许也应该好好传达一下吧。


 


“为什么会这样!”鸣人对着空气里他并不能看得见的那个“神”传达着自己的愤怒,他知道那家伙还在,“为什么佐助会碎掉了!”


“因为他把他的情感给你了。”“神”的声音飘散在空气里。


“那把我的情感都给他啊!”鸣人的胸口炽热得好像火焰,尽管他重新回到这个世界才几秒钟时间,他仍然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愤怒、惊讶,以及快要从胸口涌出来爆炸的,暴风雨般浓墨重彩的情感。


“你不就是想要别人许愿,然后看到别人因为愿望而痛苦吗!现在就把我的情感给佐助吧!”


“那我就满足你的……”“神”的话语只说到一半,他感觉自己夺取鸣人情感的手被灼伤了,就算他把那颗火热的心脏放在佐助空洞的胸口,鸣人也没有因此消逝。


“这……”


这大概是奇迹吧。


情感如同复制一般,在鸣人的胸口蔓延滋长地重新生成了一颗心脏,它安静沉稳地跳动着,却承载了远远超过心房心室体积的,快要满溢而出的心情。


这个奇迹被称作爱情。


 


小时候,鸣人曾经透过玻璃镜看过这个世界。这个世界被碎掉的、排列奇异的玻璃分成了很多块,闪烁着异样的光彩。


可是那些都是虚假的,那只不过是一个微妙的光学游戏。


当他背对过这面镜子,看到的才是真实的世界。


现在他看到了佐助正在缓缓苏醒过来。

所以没有必要再去看那个虚假的世界了。  


评论

热度(95)

  1. Sincer我亲爱的偏执狂 转载了此文字